栒染

BSD.KR.TG.AC.GF.

[秀業] 猫.

▪日常小甜饼.
▪許久之前的產物.修改重發.廢話連篇.

昼日的炎热温度此时已被夜风全数卷走,冰冷侵袭入衣衫沾染温热的肌肤却能使人头脑更加清醒而感到舒适。

天色已经太晚,月亮无声隐匿在漆黑云朵的后方,只是留下一圈飘渺黯淡的光晕.傍晚时分已经近乎没有人家还亮着灯,再加上街道旁侧的路灯不合时宜地坏掉且无人及时修理,整个道路都被笼罩在浓重的黑暗里,叫人难以辨别出正确的方向.

不过即使如此浅野学秀也照旧凭借着自己良好的记忆轻车熟路地慢慢向家的方向摸去,缠绕周身的低温已舔舐上了他的指尖。脚下踩碎的枯叶发出细微的咔嚓声,惊跑了墙角下原本安静蹲坐的一只黑猫,绿荧荧的眼睛在视线中一扫而过便不知所踪,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警惕的家伙,」浅野并未因这个小插曲而停下脚步,实际上他也不会对一只猫产生什么兴趣,但现在无事可做的他偏偏因此想起了某个人。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单纯地会勾起别人想要征服并圈养它的欲望。」

从毫无头绪的思维空间脱离出来,刚刚从眼前晃去的碧绿眼眸好像使浅野想起了什么,他抬起手腕按下电子表旁边的按钮,同样绿荧荧的荧光数字便在他眼前显示出来,夜色的黑暗将他的脸颊也微微染上了荧光色.

——00:26.

回来的太晚了啊。

浅野学秀垂下手臂重新开始迈步行进,漫不经心地绕过几个曲折的小路,最后终于在某个单元前停下脚步.抬首向一楼侧房窗户的方向看去,里面如他所料亮着微弱的昏黄灯光,看起来似乎还透着些许暖意.

似乎有了一丝无奈,学秀摇摇头抬脚走进楼道,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尽管他已经很小心,门和门框相互碰撞还是发出了一声闷响,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似乎并没对屋内的人造成什么大的扰动。整个房间几乎是漆黑的,安安静静就像已经陷入休眠,刚刚在外面看到的昏黄光亮此时透过侧室的门缝映射出来,在地面留下一条极细的线.

浅野轻轻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在门开的瞬间他已经准备好面对即将来临的一阵嘲讽和挑衅,然后如料想的那般再给予对方毫不客气的回应。

但是门内的情况和他想象的略有出入。

眼前场景可算是少见的寂静和温馨。脑中所想的对象此时正安静趴在桌上均匀地呼吸着,赤红色的头发随着呼吸产生轻微摇动,不算刺眼的灯光照在少年美好的脸庞上,安抚并维持着他的睡眠深度。而当事人则就这样毫不自知地趴伏在桌面上,像极了某种慵懒却难以捉摸的生物。

浅野在原地站了一会,微微动了动手指,然后走至桌边抬臂伸向桌面上的台灯,按下开关的瞬间整个室内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上一秒还看的清清楚楚的物像此时已完全被黑暗笼罩好像就这样消失了一般,室内只剩下了两个人细微的呼吸声.

他再次伸手,这次是将原本酣睡着的人轻力扶起然后搂在怀里,微微敛去自己的气息俯身将那人放在床上,动作是极度的小心。

——没有动静。就在他这么想着并如释重负地准备起身时,身下的人却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什么啊,终于回来了吗……一点都不守时的浅野会长。”

明显是被打扰到然后醒来的声音,内容虽然和平常的情况相符但声调明显有些不同,微微透着些许沙哑和疲惫。浅野呼吸一滞,还没等他对于对方忽然醒来的状况做出反应,脖颈上突如其来的不小的拉力就使他整个不受控制地重重倒在那人身上.

“……”
领带被扯住了。

睡觉还这么不老实,醒来若是带着起床气不得翻天?浅野这么想着。

“赤羽同学才是,要睡觉就应该在正确的地方睡吧。”浅野反唇相讥。

“……哈。”赤羽不屑地嗤笑出声,手上使了力道像是防止浅野挣开般把他紧紧禁锢在怀里。察觉到到对方使力,浅野嘴角慢慢扬起一个弧度,身体向一边仄歪带着身下人一起侧躺在床上,同时也伸出双臂将对方搂在怀里,彼此温热的呼吸倾吐在颈窝间有些发痒.

今天,就这么睡吧。

“晚安。”